爱上纪录片专区是由周兵导演工作室发起的,联合北京新影世纪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华语教学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武汉天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香港东方之子国际事业有限公司、马来西亚常青集团共同打造。
【独家】做“理解人”的节目《客从何处来》导演李伦
创建时间:2014-10-10 09:43:51
2014-06-19 无语丹 爱上纪录片
 
 
《客从何处来》曾宝仪篇:探访外公的神秘过往
 
       纪录片的名字《客从何处来》来自唐代诗人贺知章的《回乡偶书》。易中天、陈冲、马未都、阿丘、曾宝仪5位嘉宾,分别踏上未知的旅程,去探寻属于自己的历史。从他们一路奔波的背影、从那些解开家族疑团的影像中,每个人都在问自己: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们如何面对家族的荣耀,又当如何面对曾经的伤痛?
        《客从何处来》一年多前开始筹备,最初联系了四五十人,最终仅5位嘉宾的故事成型,除嘉宾因个人的种种顾虑拒绝或中途放弃,也有相当多的原因是查不下去了。本期独家揭秘《客从何处来》拍摄期间的故事与经验,以及李伦导演对真人秀纪录片的见解。
 
《客从何处来》总导演李伦回答观众提问
 
怎么找到这些故事的,先找人还是先找事?
 
        其实做这个我们有很大程度在碰运气,因为这种方式本身只能先找人,你不找人不知道他的基本线索,只能先找人。比如说我们要拍他,但是我只能从公共信息上搜集这些信息,但是公共信息是大家都知道的。最好玩的就是你给他看他不知道的,所以你必须得搞清楚他的已知和未知,那就有一个前提条件,得他先同意,那这样就出现了一个悖论,他同意了,你去查了他们家的历史但是没有线索,或者发现了一些但是又凑不成一个故事一个片子,那可能就损耗掉了。那像易中天老师这个是运气特别好的,他的祖先可以留下一本书,这个太难得了。像阿丘这个就是很正常的,就真的找不到线索。包括像曾宝仪,也是没有太远的历史可以追溯。
 
 
有的没有特别深入的东西故事依然很好看,怎么在这方面做文章?
 
       生活一定比你想象的精彩,寻找的过程就是一个开掘的过程,不要用固化的态度去对待它,因为这里面有真人秀的逻辑,你肯定会知道他的大概方向,甚至什么时候是他情感的点你也会清楚,但是最重要的创作原则不是把你最先创造的剧本复盘到操作中,而是这个剧本给你提供的可能性你要吃透,而且在前期拍摄的时候要去寻找产生在这个过程中的意义。所以如果是这样,你的整个拍摄就不再是一个剧本的影像化,而是一个不断发现故事的过程。
     是一个导演认识的过程。你拍片子可能有的是剧本更强大一些,有的可能是拍摄的过程更强大一些。像我们做新闻的肯定是更喜欢在过程中发现,因为这是属于你的,而不是属于文字的。当然文字也可以加工出来自己的思想。拍摄其实是一个探索过程,不要把它变成一个物理过程,就解决了刚才我们说的那个问题。我们这个节目真实性逻辑其实蛮强大的,真人秀的基本逻辑就是激发嘉宾嘛,激发出来之后的方向和意义那是不可控的。那就需要导演去理解了。
 
您说导演应该像温度计,能不能结合《客从何处来》具体的解释一下?
 
     比如我们做阿丘这期的时候,导演叫谢琳。他说我给阿丘的表哥发了一封Email,然后他表哥就回了一封长长的Email,他表哥说我必须和阿丘沟通一下,因为涉及到隐私嘛,只要他同意,我们一定会去面对这个,无论结果是什么样,但是我觉得有了面对才能往前走。然后导演就回来说:你不觉得嘛,有这个人在,这片子就靠谱了,这是在片子刚刚启动的时候的一个片段。然后事实证明他这个判断是非常靠谱的。因为后来在片子里这个角色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那我就觉得这个导演是温度计。
      其实他表哥只是四五十个线索人物中的一个,他选择了表哥这个配角也是选择了这个方向,这就是导演的那种认知力。包括他表哥写给他姨妈的那封信,那完全不是在寻根这个逻辑上,那片子完全可以在那卡结束了,她觉得这个线索有价值,这是前期采访的功力。她没有看完这个故事说和寻根没关系,自己哭一把算了。而是回来说这个故事必须得有,而且必须是什么手段来出现,并且说清楚这个在全片里和主题是什么关系,那这个是需要强大的价值系统来评估,如果她不够丰富不够敏感,可能也就偷溜掉了。这就叫温度计——她必须苛刻到找到那些丰富之间最纤细的联系,找到她的表述逻辑。
 
真人秀逻辑是哪些逻辑,那些大的原则是指的什么?
 
     真人秀和documentary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的差异,可能只是拍摄对象的不同,它有大量的创作理念和逻辑是融合在一起的。这是我的理解,因为我们以前拍这种观察式纪录片肯定不会去设计当事人的情节,更多的是跟随。真人秀可能就会毫不避讳的去设计现实不会发生的事情,比如说寻根比如中国好声音,但是它又符合生活的基础逻辑,只是更戏剧化的设计出来,让这些隐形的人物心理或者人物之间隐形的矛盾更有效的呈现在电视上。我觉得这可能是真人秀常用的方法。纪录片也可能会用,只要他不违背它真实情境。这是一个蛮需要去警惕的问题。原来我们总结观察式纪录片的时候有一句话:观众认知真实的基础,是拍摄者与被拍摄者之间距离的表达。让观众能认可你拍摄这个东西的真实,你一定要告诉他你是在什么情况下拍的,你怎么获取的。
 
真人秀的片子是需要导演有很大的操控力,甚至安排很多的前置设计,您和您的团队是怎么做的?
 
    真人秀的逻辑和观察式纪录片的逻辑是非常像的,它都是导事不导人。就像我可以给你下套,但是这个套里头的事你是坚决不能动的。比如我可以吓唬你,但是你被吓唬的这个效果是必须被保护的。而这个逻辑和观察式纪录片是一样的。就是我们有时候会把问题推给嘉宾推给当事人推给采访者,其实这时候你也给了他一个情境,只不过真人秀利用了更多的电视手段去设置这个情景。而真正你呈现给观众的是这个情境下他的状态,所以这种对真实的捕捉是一致的。大逻辑上我们也是考虑了这些问题最后才做这个节目的。
        其实我们是想做理解人的节目而不是理解历史的节目,历史只是一个过程要穿过他,你只有穿过历史你才能拍到他面对历史的情境。其实纪录片只是一种电视手段,但是有一个东西我们做的很专注,就是我们一直在做理解人的节目,不论《生活空间》一直到《社会记录》到《看见》,我们努力在做的就是理解人,认识自己理解他人,就是这个东西。这确实是一个真实的企图。如果它清晰的话它也会形成一种力量。
 
 
爱上纪录片湖北分舵  整理/张梧函